高壓灌注

關於部落格
法國料理
  • 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亞衝突引爆又一熱點 普京居間調停化解危機

  8月9日和10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自己索契的官邸接待了南高加索國家、蘇聯時期曾是“鄰居”加“兄弟”的阿塞拜疆、亞美尼亞的總統阿利耶夫和薩爾基相。會晤前夕,阿亞兩國因納卡衝突升級而陷入危機之中,普京及時出手將兩個已經掄起胳膊的對手又摁坐在談判桌前。雖然阿利耶夫和薩爾基相在三方會面時目光對焦的次數很少,但都重申衝突必須通過談判及和平方式解決。俄羅斯通過這次斡旋成功彰顯了對這一地區的影響力,並暫時化解了一場地區災難。    危機時刻普京出手調停   7月31日和8月1日夜間,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軍隊在位於阿格達姆和德爾德爾地區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衝突線上進行了激烈的武裝衝突,雙方動用了榴彈炮在內的重型武器,造成雙方各有數十名士兵死亡,此次事件是兩國自1994年達成全面停火協議以來最嚴重的衝突事件。事後,雙方相互指責對方試圖跨越衝突線進入對方境內搞偵察和破壞,並加緊向衝突地區調集軍隊和重型武器裝備,地區局勢極度緊張,並朝大規模武裝衝突方向發展。   危機時刻,有俄文網站3日突然爆出普京邀請阿利耶夫和薩爾基相到自己索契官邸進行會晤的消息。外界認為,南高加索衝突的升級已經影響到俄羅斯的戰略利益,俄羅斯因烏克蘭危機與美歐的博弈正處於僵持階段,在俄的“南大門”南高加索地區爆發新的衝突將直接威脅俄的戰略安全,最關鍵的是,俄此時分身乏術、力有不逮,美歐不斷升級的製裁措施已讓俄疲於應對,俄沒有更多外交資源和精力可以耗費。因此,俄不得不緊急滅火,普京急召當事雙方舉行“面對面”的會晤。   普京9日分別與薩爾基相和阿利耶夫舉行了單獨會晤,併在晚上精心安排與兩人一起觀看在索契舉行的國際桑博式摔跤比賽,希望通過這種非正式的活動為會談創造寬鬆氛圍。普京說:“我們在俄羅斯當然為自己的運動員加油助威。但在地毯、榻榻米和賽場上從來沒有外人,這是體育教導我們的。當然,在地毯、榻榻米和賽場上會遇到對手,但那裡從來沒有敵人。一直都是這樣的,如同生活中一樣。”   10日,當3位總統在記者的閃光燈下出現在會議大廳時,渴望地區和平的人們才鬆了一口氣,當事雙方總統終於同意直接會面。這是阿利耶夫和薩爾基相從去年11月以來第一次坐在同一張談判桌前,這對緩解目前的緊張局勢是一個“好信號”,俄總統普京為促成此次會晤投入的精力收到了回報。    阿亞重申和平談判意願   在10日的三方會談中,阿亞雙方重申了和平解決納卡問題的意願和必要性,並向普京參與調解表示感謝。普京表示:“非常欣慰地指出,阿塞拜疆總統提出必須和平解決衝突。亞美尼亞總統現在也談到這一點。事實上,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沒有比人員喪生更加悲劇的事情。然而,我們必須從這個事實出發,衝突形勢是很久之前形成的,是過去留給我們的,可以說,必須說,是蘇聯的遺產。為了找到一個解決方案,我們必須表現出耐心、智慧和尊重對方。”   阿利耶夫則表示,納卡衝突調解已經停滯了太長時間,必須儘快解決。他說:“聯合國安理會已經通過了4項決議,要求亞美尼亞軍隊從阿塞拜疆的領土立即無條件撤出。不幸的是,已經過去了20年,這些決議都還停留在紙上……俄羅斯作為我們親密的朋友、合作伙伴和鄰居,當然在解決過程中有著特殊作用。我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通過談判,以和平方式找到一個滿足國際法準則、原則和國際正義的解決方案。”   薩爾基相指稱阿塞拜疆未能履行有關協議。他說:“阿方始終引述聯合國4個決議,但我想反問阿利耶夫先生:阿塞拜疆履行了協議的哪一點?唯一履行協議的一方是亞美尼亞,我們利用自己的影響停止了軍事行動……如果我們再次相互指責,我認為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內衝突仍不會停止。”   俄外長拉夫羅夫在會後表示,會晤是有益的,阿亞兩國總統都重申了和平解決衝突的原則,必須在保障領土完整和人民自決的條件下通過和平的方式尋找解決方案。不過,拉夫羅夫也強調,目前還未找到解決納卡問題的辦法。   納卡衝突矛盾死結難解   納卡(阿亞之間)、德左(摩爾多瓦)、阿布哈茲(格魯吉亞)等都是蘇聯遺留下來的熱點問題,各自都有著特定的歷史形成原因。1988年2月,亞美尼亞人占多數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自治州宣佈退出阿塞拜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導致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爆發衝突。1992年至1994年間的軍事行動之後,阿塞拜疆失去了對卡拉巴赫和周邊7個區域的控制。隨後,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宣佈獨立。此後,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進行談判,並於1994年5月達成停火協議,兩國接受歐安組織明斯克小組(三主席為俄、美、法)的調解。1997年9月,三主席提出分階段解決納卡問題方案,即亞先撤出納卡以外的阿被占領土,然後就納卡地位進行談判。亞予以拒絕,堅持納卡作為一方參加談判,並提出撤軍與最終確定納卡地位一攬子解決。1998年11月,明斯克小組提出阿同納卡組成“共同國家”的方案。阿認為該建議賦予納卡同阿平等地位不能接受,主張納卡在阿主權範圍內享有高度自治。1999年至今,阿亞兩國總統進行了多次直接會晤,但尚未取得重大突破。   俄專家認為,阿亞兩國總統能夠坐到談判桌上就是俄羅斯外交的勝利,這彰顯了俄羅斯對該地區的影響力。但阿亞雙方的立場針鋒相對、不可調和,已經走入了“死衚衕”,納卡地區周期性地爆發激烈衝突將是一種常態,俄羅斯、歐盟和美國對此都無能為力。俄國際關係與世界經濟研究所專家穆哈諾夫表示,普京與阿亞兩國總統會面意味著莫斯科試圖說服雙方不要把納卡變成一個新熱點。如果俄羅斯說服雙方避免發生大規模衝突,無疑是俄外交的一大成績。俄政治形勢分析中心主任謝爾蓋·米赫耶夫認為,雖然俄可以暫時幫助調解阿亞避免發生軍事衝突,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一矛盾。目前看,阿亞雙方都不想要戰爭,在普京的“強力”勸說下雙方將恢復冷靜,阿利耶夫和薩爾基相對國內也有體面的交代。   阿亞力量對比此消彼長   從此次衝突可以看出,南高加索地區力量的天平越來越向阿塞拜疆傾斜,亞美尼亞對俄羅斯的安全依賴將愈加提高。   阿塞拜疆近年來得益於能源出口,經濟高速發展,進口了大量先進武器,軍事實力快速提升。同時,在烏克蘭危機背景下,歐盟為保障能源安全,將阿塞拜疆視為能源多元化的重要來源,特別是“南部走廊”計劃的實施必須得到阿塞拜疆的積極配合。為此,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在6月中旬訪問了阿塞拜疆,並與阿就簽署“阿塞拜疆與歐盟關於伙伴和現代化協議”達成共識。這都使阿的自信心以及地區和國際影響力大幅提升。近年來,阿塞拜疆政府在納卡問題上態度趨於強硬,阿利耶夫總統多次稱,如果談判解決不了問題,必將通過武力收回被占領土。這導致國內要求儘快奪回被占領土的民意越來越強烈,反過來這又“綁架”了阿政府,使政府在納卡問題上不得不越來越強硬。   亞美尼亞近期在加入關稅同盟和歐亞經濟聯盟問題上遇到挫折,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5月底在阿斯塔納舉行的歐亞經濟聯盟簽約峰會上提出,關稅同盟邊界不能包括納卡爭議地。俄羅斯也同意哈的立場,這讓亞美尼亞政府非常被動。亞國內對加入關稅同盟和歐亞經濟聯盟本就存在很大爭議,對與俄羅斯的歐亞一體化存在恐懼,如果納卡被排除在關稅同盟外,薩爾基相將面臨更大的國內壓力。納卡地區當局對此也非常不滿。因此,無論此次衝突是有意挑釁,還是偶然事件,都是該地區緊張局勢長期積累的結果。   本報巴庫8月12日電  (原標題:阿亞衝突引爆又一熱點 普京居間調停化解危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